登入區塊
帳號:

密碼:

記住我



忘記密碼?

現在註冊!
ILF網群搜尋引擎
自訂搜尋
主選單區塊
友情贊助
時事評論

從法律面論洪仲丘案

2013-07-23 14:56:51
陸軍第542旅下士洪仲丘遭部隊違法執行禁閉(或稱悔過)處分,執行過程又涉嫌過度操課,導致超過洪員負荷而死。案件自民國102年7月3日爆發迄今,隨著許多跡證浮現,輿論沸騰,家屬與社會對包括軍事檢察機關在內之軍方作為與不作為,表達不信任感而呼籲法務部所屬桃園地檢署介入偵辦......。惟國防部及其所屬軍事檢察署屢屢聲明其有專屬管轄權,對此特撰文淺論之:

固然依
1.《國防部組織法》第2條(國防部掌理事項)第1項第8款之規定,包括「軍法業務、矯正執行、國防法規與訴願、國家賠償、官兵權益保障之規劃及執行。」;
2.《軍事審判法》第1條第1項:「現役軍人犯陸海空軍刑法或其特別法之罪,依本法之規定追訴審判之,其在戰時犯陸海空軍刑法或其特別法以外之罪者,亦同。」
3.同法第8條,軍事法院指地方軍事法院、高等軍事法院、最高軍事法院。另外在《國防部各級軍事法院組織準則 》第1條也有類似規定;
等相關法律可知,軍人違反《陸海空軍行法》或其他刑罰法律之行為,均應適用《軍事審判法》而由各級軍事法院審理之。

然而,雖然目前我們的法律是如此規定,但筆者必須提醒,在《憲法》僅有第9條規定:「人民除現役軍人外,不受軍事審判。」,並無規定涉及軍人之刑事或行政訴訟,限由軍事法院管轄。反而在第77條規定:「司法院為國家最高司法機關,掌理民事、刑事、行政訴訟之審判及公務員之懲戒。」換言之,任何刑事訴訟均應由司法院所轄之各級法院依法審判;即便是行政懲戒,亦應允許當事人向司法院所轄之法院為救濟。軍事法院最特別之處,即在於其上級並非司法院,而是國防部(之次級單位軍法事務司)。在權力分立的架構下,軍事法院這種隸屬關係,顯然明確違反分立原則,從而導致國防部有行政干涉軍事法院之虞。或許現在研議有無修法必要,對洪案而言已經緩不濟急,但就根本性來說,仍有檢討空間。

筆者認同部份軍事事務之應變與處理,有其時效性,但法治國的權力分立鐵則,乃是人類歸納歷史經驗後所採用的準則,其目的即在避免單一權力任意擴張或濫用,並加以防範其可能。因此,筆者認為:我們應該適度切割部隊的懲戒權,並分別歸不同性質單位管核,同時賦予當事人聲明不服之救濟權與方式。此外,遵守行政合理性原則,國防部並應明確各種懲處之實施方式,不應任由部隊中、低層主官、管恣意行事。例如,除明定罰勤之內容外,並明定執行方式單日僅能實施一定以內之時數。且若受處分人不服,得聲請軍法單位覆核。若是強度較高之禁足(可規定一定日數以上),甚至禁閉、悔過等處分,更應由軍事檢察官核定。受處分人不服,則應許其救濟,由檢察官變更處分,或向軍事法庭起訴。

所謂軍事法庭,是筆者延伸主張:在非戰或非臨戰之時,廢除或凍結軍事法院之建制,回歸司法院建制軍事法院或於普通法院設置軍事法庭。至於現階段,則可以考慮以行政協助的方式,引進法務部轄下各機關予以必要、有效的協助。
ILF網路法律論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