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區塊
帳號:

密碼:

記住我



忘記密碼?

現在註冊!
ILF網群搜尋引擎
自訂搜尋
主選單區塊
友情贊助
法律文章分享區

刑法第19條精神狀態有障礙而排除不作為

2009-12-01 22:00:58
【案例說明】
男子謝嘉興酒後搭乘同樣喝醉的友人馬智宏所騎的機車回家,途中機車擦撞路樹,兩人摔倒在地,但謝男起身後,竟自行騎著馬男的機車離去,結果馬男摔倒因受撞擊 頭部重創,消防隊員到場時,已無氣息,送醫不治。雖馬的死亡與謝男無關,但檢方認為謝同乘機車卻見死不救,昨依遺棄罪起訴。
謝嘉興(三十四歲)低調表示,當時喝醉了,腦筋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車禍如何發生,直到警察上門才知道好友已經死亡,他也很難過。
警方當天上午七時追到謝嘉興家門口,找到馬男受損的機車,當時謝男已呼呼大睡,被警方叫醒後,酒測值仍高達零點九三毫克。檢方雖認定馬男的死因,主要係自己騎車摔倒所致,但同車的謝嘉興見死不救,仍涉遺棄罪嫌。

Q:根據上述謝男為什麼不能因刑法第19條精神狀態有障礙而無責不罰呢?謝男與馬男兩人皆因酒醉而無法判別行為,不是不可能成為所謂保證人地位的危險共同體,而有互助排除等行為?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簡要回覆您的問題參考如下:

1.行為人因酒醉行為而發生事端,可否以當時之精神障礙缺乏辯識能力,因而免於歸責豁免排除法律責任(此謂原因自由說,此說已由刑法第19條修正刪除合先敘明。

2.酒醉駕車:駕駛人血液中酒精濃度為0.25以上~0.55以下觸犯道路交通處罰條例之規定。

3.然!駕駛人血液中酒精濃度為0.55以上並必須依公共危險罪移送偵辦(刑法規定)。

4.實害行為吸收危險行為,酒駕行為觸犯刑事罰及行政罰併罰,是否有違「一事不二罰暨優位原則,刑事罰則優於行政罰?法界見解不一。」

5.如酒醉駕車駕駛人已死亡,就其刑責之訴追可否成立?

6.如駕駛人當場死亡,附載之人駕車離去(尚有行為能力),竟以不知上情抗辯可否成立?又是否觸犯道路交通處罰條例第61條規定?

7. 保證人之責任:
二人同行出遊,如一方有事故之發生,上訴人是否當應善盡保護及防止義務(信賴原則?)詳參刑法第15、19、61、294條等罪章。
縱然!該危險行為雖非能立即預見,而無法防止。然就!已發生危險行為後,原則上對於被害人因已發生危害即屬現在,上訴人是否應當採取必要之救護措施,上訴 人可否擅自逕行離開事故現場?其被侵害之法益若繼續為之,上訴人卻以不知情為由做為不可歸責而抗辯(是否悖於經驗法則)?
上訴人逕自離開事故現場之舉,對已當場身亡之被害人棄之不顧(肇事逃逸、遺棄罪?)又是否有違保證人之義務,不作為之純正不作為犯(積極行為)?
保證人之地位來源可區別法律規定與一般生活經驗而生(採通說),如危險源監督、義務承擔、危險共同體、特定親屬關係。故具有保證人之地位之人,始有作為義務。

8.就被害人之死亡,是否與上訴人有直接或無因果關係?但被害人家屬是否可對上訴人依民法侵權損害賠償提出求償(刑事附帶民事),而若得以主張求償者,被害人與上訴人因共同騎乘一部機車,其行為責任義務是否應共同承擔?如以共同承擔成立,則被害人家屬所主張之民事侵權求償之金額是否為二分之一(但如為營業車輛承攬載客則不在此限)?

9.(注意事項)
如果賠償對方的受害者不幸已死亡,較以往少見的情況,便是要注意參與和解的家屬是否全部到齊,如果没有全部到齊一起談和解,依照民法第192條之規定,被害人對於第三人負有法定扶養義務者,加害人對於該第三人亦應負損害賠償責任,以及第194條之規定,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,被害人之父、母、子、女及配偶,雖非財產上之損害,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。
對於此問題的化解之道,就是參與所簽署的和解協議時,要先確認對方的父、母、子、女及配偶是否全部到場,如果無法確定,則在鄉鎮區公所的調解委員會上,必須要求家屬代表簽下「本賠償案件經家屬代表已確認無其他有請求權人,日後若有其他請求權人提出將與賠償人無涉」的保證條款,來確保自已本身權益,要不然有可能賠償金額會超乎您的想像。
另外一個問題則是強制責任險理賠是否含在和解的條件內,應在和解書上註明「本案賠償金額已含強制責任險」或「本案賠償金額未含強制責任險」,避免日後無法向保險公司申請到理賠金的不必要的爭議。
強制險理賠雖採【無過失責任主義】但行為人如係酒醉駕車因而身亡,被害人家屬是否可以主張強制險理賠?此舉!實與無過失責任主義有所抵觸,縱然保險公司依強制險法令理賠被害人之家屬,但保險公司仍可向上訴人代位求償。
(結論):
保證人故事:【古案援引成語吻頸之交】羊左同難:
戰國時羊角哀與左伯桃為相知好友。他們聽說楚王禮賢下士,於是相約一同到楚國。不幸在途中遇到大風雪,所攜帶的衣服、糧食都不足。左伯桃告訴 羊角哀:「我所學不如你,你一個人前往楚國吧!」於是將所有的衣服、糧食都讓給角哀,自行藏入空樹中凍死…..。

就上案等解析,如羊角哀當時棄左伯桃離去,享受功名富貴是否構成這遺棄罪?請自行運用大智慧思考邏輯去聯結包含以(刑事、民事、行政等法令)來融會貫通,人非生而知之但天生我材必有用,法律是要能如活水源一般靈活運用(多看、多聽、多問),以上建議僅供行參考。
2009-11-29 22:07:04
雲想兄的標點符號,似乎一直用得很怪。有些不必出現停頓,或斷句的地方,卻出現標點符號。此外,驚嘆號用的地方,更是讓人讀起來,有點錯愕感。

以下,針對本文提出一些個人意見,敬請卓參。
1.第19條是增列第3項,就該項所定之原因,排除同條前2項之適用。(前2項另修正文字)

2.沒意見。雖然問題是問刑事,兄補綴行政法上之規定,本有贅處。然係因為後面的一罪二罰做前導,故尚能理解。

3.同上

4.沒意見

5.兄未回答

6.兄未回答,且另外補上行政法領域之反問,詭異。

7.
(1)刑法第61條是關於裁判上之免除規定,兄是否誤植條號?
(2)已經發生實害,不必回論假設性之危險犯理論。
(3)本件馬智宏是否於事故當時當場死亡,非無疑問。以提問人所述,謝嘉興固然於事發後即離開現場,又述救護人員趕到時,馬智宏已亡。惟兩點之間並非時間上之緊接,而可能有相當時間的差距。兄逕以馬智宏當場死亡為前提,似有率斷之處。
(4)再者,遺棄罪係在保護人之生命法益,如以兄所假定馬智宏係當場死亡為前提,其既已死亡,則以遺棄罪論謝嘉興之救護義務時,應導向客觀(或事實)上之不能犯。

8.
(1)上訴,乃訴訟法上對原審判決不服,向上級審所為救濟方法、或程序之專有名詞。本件並無敘及此處,不宜借用上訴一詞形容提問人。
(2)兄此處回答內容,均與提問無關。

9.因屬補充、提醒性質,爰不評論。
2009-11-30 20:11:51
首先非常感謝站務長提挈綱領,更能不吝賜教甚為感激(個人仍尚有努力空間):
本人雖非法律科班畢業,因個人非常喜好研討法律問題增廣見識,因而將此篇為某校法律系學生諮詢作業題,以條列式為他敘明。並請他自己能藉由他人觀點去做答,故有闕漏抑或罅隙之處尚祈站務長及大大們見諒。
另就引用標點符號部分,個人才學甚淺會再潛心深研以免荒謬至極。

1. 第19條是增列第3項,就該項所定之原因,排除同條前2項之適用。(前2項另修正文字)

上開所述我已瞭解,應以第三項作為主述,因行為人因酒駕死亡,而被附載之人於發生意外事故後,擅自離開這事故現場,已符刑法第13條2項規定。

5.如酒醉駕車駕駛人已死亡,就其刑責之訴追可否成立?
此案之駕駛人因酒醉駕車發生意外死亡(觸犯刑法185-3公共危險罪),此非告訴乃之罪是否得以訴追?
請參考刑事訴訟法第252條6款及303條5款說明。
被害人已死亡者,得由其配偶、直系血親、三親等內之旁系血親,二親等內之姻親或家長、家屬告訴。但告訴乃論之罪不得與被害人明示之意思相反。如為非告訴乃論之罪,則不問被害人生前意思如何,被害人之前述親屬均得自行告訴,不受限制。
另所謂「非告訴乃論之罪」被害人不論是否告訴,只要檢察官知道有犯罪嫌疑,即得偵查起訴,例如殺人、放火、竊盜、強盜等罪,因其侵害法益較重大應予追訴處罰。
另所謂「非告訴乃論之罪」被害人不論是否告訴,只要檢察官知道有犯罪嫌疑,即得偵查起訴,例如殺人、放火、竊盜、強盜等罪,因其侵害法益較重大應予追訴處罰。

(1) 刑法第61條是關於裁判上之免除規定,兄是否誤植條號?
站務長所云甚是,刑法第61條確為誤植特此更正並致歉說明。
(2) 已經發生實害,不必回論假設性之危險犯理論。
這抽象危險犯,已發生實害行為應以實害行為論斷謝謝賜教。
(3) 本段述文似有擅斷之虞,同意站務長所述。
因馬智宏是否當場死亡?雖有疑慮但非其友人馬嘉興能片面認定(自然人是否死亡應由醫師認定之)。
(4) 站務長所述部分,應與(3)有所繫繩方能成立,所以才會勉強以有因無果(不能犯)認定之。但綜觀(3)、 (4)個人之判斷尚嫌專斷不夠客觀(過於感性),思考邏輯過於偏執,當以客觀角度研析以免失衡個人會再精進潛修自勵謝謝賜教。
8.
(1)上訴,乃訴訟法上對原審判決不服,向上級審所為救濟方法、或程序之專有名詞。本件並無敘及此處,不宜借用上訴一詞形容提問人。
謝謝站務長指正說明,本人獲益良多不勝感激實不虛此行增廣見聞。
(2)兄此處回答內容,均與提問無關。
這附引贅述部分,乃故意藉題發揮希望能藉由此說明,深化交通法令常識。然附麗此段說明實有不當(應切合主題),個人自會檢討改進謝謝賜教。

感謝站務長不吝指導惠益良多,對於法學領域之鑽研本人尚有努力空間,唯望站務長賡續賜教,以免自陷誤人誤己或是貽笑大方而不知非我所樂見。
2009-11-30 21:25:13
除了標點符號的用法很怪之外,兄的文筆很好,這點無庸置疑。而且,國學能力亦屬上乘。

只是跟兄交換意見,提醒應就所問切中答覆為宜。

另外針對兄補充之第5點,被告死亡,於偵查中,應為絕對不起訴;於審判中,則應為不受理判決。兄所引用,乃被害人死亡時,因特別身分之利害關係人身分,而取得告訴權之規定。
2009-12-01 22:00:58
首先再次就站務長不吝賜教特此銘謝:

有關站務長賜教指正之處本人定當檢討改進,也建請站務長能秉持此一原則,爾後亦能給予本人不吝惠予指導,學海茫茫唯仰仗明師益友方能增廣見聞精進所學方不致迷悟而不知.......。
ILF網路法律論壇